職人介紹

路邊攤

職人介紹

小說家。

1988年警察節出生,沒當警察反而成了短暫的職業軍人。2006起陸續在網路發表恐怖短篇故事,受日本怪談與奇幻文學影響,作品結合都市傳說與真實事件,營造如同電影般的恐怖世界。

連結
作品

異數之死鎮

異數家「醫生」剛搬到這個村子,就聽說了周遭「死鎮」的事:

「好多年前……二三十多年應該有了,我也不是很清楚,土石流把那個小鎮淹沒,當時還有村民來不及撤離,就這樣罹難。活下來的村民到這裡繼續發展,他們不願意提起死鎮的事,連死鎮原本的名字都被封印了……」

這背景不免使死鎮在網路流傳起來,只是原先慕名而來的人頂多迷路或發生輕微交通事故,而醫生出現後,開始有人失蹤了

詭誌之魑談

我叫風海,是《詭誌》的恐怖小說家。

我負責《詭誌》每個月的都市傳說專欄,說也奇怪,自從開始寫這專欄之後,這些傳說紛紛找上我,彷彿我是恐怖事件的製造機一樣……

你聽過裂嘴女吧?還有廁所的紅披風、來自手上的電話號碼的來電、躲在夾縫中的隙間女……

他們,都在我們的身邊—

異數之暗黑城市

這次的故事從校園開始。

「異數家」簡詭受雇於宇光大學好一陣子了,雖然只是個可有可無的職位,但學校真正需要的是他的特殊能力:簡詭的右手,能夠畫出常人無法理解或看到的東西。

因為,這裡發生了學生連續失蹤並遭到殺害的案件,而這只是異常事件的開始。

女孩消失的詭異畫作、接起來就會自殺的電話號碼……這城市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平常。

死亡樹海

在這一站排班的計程車有些規則:

第一,不能隨便亂喊價,價錢乘客說了算。

第二,嚴禁搶客,來到這裡就是要乖乖排隊。

第三,除非必要,否則不能隨意跟乘客交談。

第四,乘客下車後,絕不能說再見或是謝謝。

第五,乘客上車後,不能擅自改變目的地,因為他們要去的地方只有一個——火車站周遭的樹海。

傳聞,每年都可以在樹海中找到五十具以上的自殺屍體,數字每年還會攀升更新。而會在這個火車站下車的人,都是要到樹海的人。

他們是不會回來的……

異常

一場異常的案件;異常的受害者,異常的兇手,異常的證人。

黑色垃圾袋裡面,真的有異常骯髒的東西……

我不是一個正常人。我提了一袋垃圾,假裝要去倒垃圾,但其實另有目的。一打開子母車的蓋子,屬於垃圾的味道馬上撲鼻而來。我不會說這個味道很臭,相反的,我很享受。

垃圾有屬於垃圾自己的味道,那是人類將自己不需要、捨棄掉的東西集合在一起後所發出的菁華味道,就像戀屍癖、戀足癖這些特殊愛好者一樣。

忽然,有一個女子從對面的公寓走出,手上拿著一袋全黑的垃圾。她一頭長髮留到肩膀處,在這種時間點出來,乍看之下有點像女鬼。

女子走到子母車旁邊,相當吃力地把垃圾甩進車內,在這個時候,我已經決定要把她剛剛丟進去的垃圾當成今天的獵物。

我感覺到了,我興奮的將這只垃圾袋提回家,也許今天拿這袋垃圾就夠了。

她一定丟了非常骯髒的秘密,骯髒到她自己都不敢在他人眼前拿出來……

三年闇班

大家都沒有預料到,她回來了。雖然她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回來……

她不是從門口走進來,而第七節課時突然出現在座位上。

當時的我正在抄筆記,眼角餘光發現一個久違的身影。往右轉頭,看到她正坐在椅子上,但在開始上課前,她根本還沒回來。

她的皮膚,呈現可怖的暗綠色,原本應該整齊乾淨的制服變得髒穢不堪,她的長髮散落在肩膀跟臉上,甚至擋住了整張的臉。

綜合以上這幾點,我百分百肯定,不管她發生了什麼事,但此時坐在我身邊的她,肯定不是人。

她緩緩走到講台上,站在老師旁邊面對著大家,像是在觀察著班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,然後慢慢伸手撥開了擋在她臉上的長髮……

深夜的路邊攤

專門販售各種都市奇談的路邊攤  正式開張上市

十則精彩短篇故事,每篇都叫你意猶未盡!

01代班DJ:請鬼來當代班DJ,你能想像嗎?

02小角落名字:一個校園傳說,竟然讓一個女學生成了地縛靈。唯一解救她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出藏在小園裡的名字。

03黑西裝天使:來吧,把靈魂交給我,我幫你達成死前未能完成的心願。惡魔在耳邊呢喃著。

04另一個女兒:以為早就破案的警察,沒意料到原來背後有更深程的陰謀。

05我不能飛:能間隔愛情的唯一東西,就是時間吧。活在未來的男孩與活在過去的女孩,意外因為一部電話認識了彼此,甚至愛上對方。

06無聲電話:別掛掉無聲電話啊,那可能是你死去的摯愛給你的最後一通電話。

07看不見關愛:白衣天使就算過世了,還是不忘要照顧病患,如此偉大。

08消失名單:這是上帝的陰謀嗎?所以我也可能隨時消失嗎?

09靜默鏡面:看不見的正妹室友,浴室的鏡子就是我們溝通的工具。

10三人聲音:我想大概是神的旨意吧,希望我能幫他們完成人世間最後的心願。

專欄
Category
編劇 & 作家